文心雕龙考异

       - 张立斋

 
 

       序

  梁刘彦和文心雕龙乙书,自隋书经籍志初见著录后 ,原本久佚,唐写本残,元至正本仅见于何焯□语、及 孙贻让礼札移中所引黄丕烈校本。明以后,有弘治嘉靖 万历诸刻,传本始盛于世。至于何义门所谓据宋本校勘 者,乃误于明钱功甫之一言,未足信也。盖钱氏自称所 得阮华山宋刊,实为晚出,有依托之嫌,与所称隐秀篇 四百字,同属可疑。纪文达叶郋园均有论正,若是今世 传本,唐钞残缺,元镌罕见,当以明刻较全而差古矣。 兹编所据:一、英京所藏唐人写本残卷影片,自原道篇 赞曰以下,至谐隐篇题止。二、涵芬楼影印之嘉靖本。 三、万历杨升庵批点梅庆生音注本,哈佛图书馆所所藏 ;余前岁讲学来美,得影印全书一函。四、凌云本,原 刻极精,五色套印,亦哈佛所藏。五、黄叔琳集注及纪 评合刻本,为道光十三年初刊于南广节署,朱墨两色套 板,为哥大图书馆所藏。据此五种,逐篇互校、手自甄 录,旁参御览及近世范文澜注本,杨明照校本,王利器 新书,所引诸旧刻,翻检再三,间下已说;并补拙着文 心注订之所未备。惟王杨二氏校本,自述所据唐写本以 下,王凡廿三种,杨凡十七种,余则唐写本以下,仅得 其五,颇惭寒俭。但二氏之作,于校雠则每失,于论断 则频误。兹就唐本十余篇中,王氏失校者,有廿余条, 杨氏失校者,达三百四十余条,如唐写本辨骚篇“汤武 之祇敬”句下,原脱“典诰之体也,至讽之旨也,”四 句共廿二字。又铭针篇“孟臧武之论铭也,”句下原脱 “曰天子令德,诸侯计功,大夫称伐,”三句共十三字 ,二氏均未校出,谨细忽大,不见舆薪,为失之最者也 。且唐写本原为草体,娟秀有法,西陲古卷上品,盖中 唐学士大夫之笔,二氏于诸篇中之天与之,祀与祝、复 与履、诘与诰、澈与晰、秘与秘、弥与珍、照与昭、祝 与说、间率依稀莫辨,以意误从,是又不识草书之过也 。杨氏凡遇写本中之观字,皆认为亲字之误,诚又匪伊 所思矣。至于亡忘、绩绩、解懈、唱倡、撰选、宛婉、 旁傍、曜耀、却郗、皆于古为通之字,有典籍可按,而 二氏率以应从某从某者,何疏略至于是欤。盖校雠之作 ,如仇家相对,又乌可不求甚解乎。征圣篇,先王圣化 句,唐本圣化作声教,以为下章有声教一辞,改从唐本 ,不知圣化本于孟子,声教本于禹贡,何当改从。明诗 篇五子咸怨句,从范注改怨为讽,不知怨为尚书五子之 歌经本字。诔碑篇迭致文契句,别本迭致作送势,则谓 送势为六朝常语,应改从,(亦据范说)不知迭致之本 于易系辞。此皆杨氏之误也。诔碑篇易入新切句之切, 而识作丽,谓宜改从。铭针篇卿尹州牧句,谓唐写本前 上有九字,今检唐本,切字不误,九字本无,此又王氏 之误也。以上仅就写本诸篇略举而已。杂文以下,卅余 篇中,二氏失误,仍多不免,将随章见义,以己意宾从 ,颇补其失,略正所误。但考异之作,如扫落叶,究竟 难求,况文心原本已渺,自明清以降,异本之见于著录 者,不下廿余种,加以御览玉海诸书所引,足资取证者 尤繁,搜罗艰备,阙疑难详,今所从事,聊为引玉,用 俟专家。别如范注所谓宗经篇袭王仲宣文章志之说,即 自“易惟谈天,至表里之异体者也”,共二百字,则检 艺文类聚及御览并无,是乃范氏引象山陈汉章之言,本 出严铁桥全汉文所误录。况孤证不足据;而两汉六朝之 文体,风格迥殊,故不为论列,以免厚诬古人也。此稿 始于编注订时,原仅据嘉靖本及坊间黄本,客夏再度来 美,所获善本不一,乃勉为完稿。入秋偶恙初痊,再检 来稿,重校一过,且以遣日,区区之作,竟迭经寒署矣 。

        成申岁除张立斋识于纽约之凝碧楼 ,时年七十。
 
 

      原道第一

◆以铺理地之形。(此据嘉靖本下同)

  梅庆生音注本(以下简称梅本)凌云本(以下简 称凌本)黄叔琳本(以下简称黄本)并同。王足利新书 本(以下简称王校凌本)引陈本梁本理地作地理。

  立斋按:理地与上文丽天对文,理地是。

◆为五行之秀人。实天地之心生。

  梅本凌本黄本人生二字并无。王利器新书(以下 简称王校本)引故宫周刊载明钞本文心书影一帧与梅本 同。

  立斋按:嘉靖本人字衍,心生由下文而诡。杨明 照校注本(以下简称杨校本)云:“当作秀气心生”四 字者、非是。

◆傍及万物。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杨校本引张本、孙本,傍并 作旁,杨云:“
旁字是”。

  立斋按:傍亦音旁,庄子斋物论、傍冒、旁傍字 通,杨校非是。

◆调如竽瑟。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作竹瑟。王校本引明活 字本御览,作竹琴。

  立斋按:礼记乐记庄子管子皆竽瑟并称,从竽瑟 是。

◆肇自太极幽赞神明。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太作泰,赞作赞。王校 本云:“旧本俱作赞,孔和碑幽赞神明,作赞是。”

  立斋按:太泰古通;赞后起字,说文无赞字。两 汉碑刻为或体俗体之源,文字之乱,自两汉始;王校引 碑文皆东汉以后之物。作赞是,王校非。

◆洛书韫于九畴。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杨校云:“龙豁精舍丛书本 畴作章,汉书五行志作九章。”

  立斋按:杨说非,依经文作畴是。

◆唐虞文章,则焕乎始盛。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注云:“始、冯本作为,御 览亦作为。”杨校云:“征圣篇远称唐世则焕乎为盛, 辞义与此同,可证作为是也。”

  立斋按:宜从始,因下有既发亦垂句,既亦皆承 始义,且以二典为古文之始,故从始,杨校非。

◆益稷陈谋。

  梅本谋作谟。注云:“元作谋,杨改。”凌本黄 本并同。御览作谟。

  立斋按:说文锴注:泛议将定其谋曰谟。”从谟 是,杨失校。(
杨失校颇繁,以下不悉举)。

◆九序惟歌。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惟作永。

  立斋按:书大禹谟,“九功惟叙,九叙惟歌。” 作咏非。

◆辞繇炳曜。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作耀。

  立斋按:曜耀字通,见玉篇。

◆褥其徽烈。

  梅本褥作振。注云:“元作褥,朱改。”凌本黄 本并同。御览正作振。

  立斋按:从振是。易蛊象:“君子以振民育德。 ”曲礼:“振书论于君前。”皆有振作之义。王校本误 褥为缛,缛、六经所无。

◆剬诗缉颂。

  梅本同。剬下注云:“音端。”黄本凌本并同。 御览剬作制。

  立斋按:剬、古制字,见史记正义五帝纪注。剬 同制,亦见说文。梅音端,亦本说文。

◆雕琢情性。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作性情。

◆木铎启而千里应。

  凌本黄本御览并同。梅本启作起。杨校引诸本。 作起。

  立斋按:启本论语不愤不启,王校据梅本从起非 是。

◆爰自风姓。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爰上有故字。

◆玄圣创典。

  梅本玄下注云:“一作元。”凌本同,黄本玄作 元。

  玄斋按:玄圣见庄子天道篇。凡清刊本玄皆作元 ,避圣祖讳也,以下不具举。

◆原道心裁文章。

  梅本凌本并同。黄本作“原道心以敷文章”。注 云:“以敷一作裁文,从御览改。”又以敷,御览作而 敷。

  立斋按:嘉靖本以字脱,裁夺敷布也;从敷为长 。

◆研神理而设教。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而作以。

◆发辉事业。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注云:“辉宜作挥,御览正 作挥。”

  立斋按:易干文言:(六爻发挥、旁通情也。” 从挥是。

◆故知道□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无知字。

◆旁通而无涯。

  梅本凌本并同。黄本涯作滞。注云:“作涯。从 御览改。”王校云:“按今见宋本御览皆作涯。”

  立斋按:无滞则通达;不匮则足用,从滞为长。

◆汤曰鼓天下之动。

  梅本凌本并同。黄本动下有者字,从御览增。

  立斋按:经文有者字,御览是。

◆迺道之文也。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御览无迺字。

◆民胥以效。

  凌本黄本并同。梅本效作□。

  立斋按:□为效之俗体。从效是。

      征圣第二

◆见乎文辞矣。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唐写本无文字。

  立斋按:诸本文字衍,易系辞下云:“圣人之情 ,见乎辞矣。”唐写本是。

◆先王圣化。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唐写本,圣化作声教。

  立斋按:孟子:“大而化之谓圣。”此圣化所本 。禹贡:“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此声教所本。诸 家并据练字篇改从声教者皆非。

◆夫子风采。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唐写本风采作文章。

  立斋按:上文已有文章句,此作风采是。

◆溢于格言。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唐写本于作乎。

◆以立辞为功。

  梅本凌本黄本唐写本并同。黄本立作文。

  立斋按:左传僖二三年:“吾不如襄之文也。” 杜注:“有文辞也。”又襄二五年“非文辞不为功。” 依传文从“文”为是。除黄本皆非,扬校误。

◆以多方举礼。

  梅本凌本黄本唐写本,方并作文。梅本注云:“ 元作方,孙改。”

  立斋按:孙改是。

◆此事迹贵文之征也。

  梅本凌本黄本并同。唐写本迹作绩。

  立斋按:书尧典:“庶绩咸熙。”传:“绩功也 。”又迹同迹。诗小雅:“念彼不迹。”传:“不迹、 不循道也。”二字义殊,唐本是,王失校。

◆忠足而言文。

  凌本同。梅本黄本忠作志。注云:“志元作忠、 谢改。”唐写本作志。